聯繫我們 登入

父親最疼愛的兒子不願意贍養他,被比為「狗」的女兒卻將老人接回

微笑 2018-02-14 檢舉

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小山村,村子裡的貧窮程度是現在的人所想像不到的。

現在流行一句“貧窮限制了你的想像力”,但我要說,優越的生活也限制了你對貧困的想像力。

我出生在80年代,那時候從村子去十公里外的鎮子只有一條彎彎曲曲的土路,路面至容得下一輛驢車經過。

出生時,父母還住在爺爺提供的一間土窯裡,窗戶上沒有一塊玻璃,都是木質的窗框上糊著一些發黃的麻紙。

夏天尚可,一到冬天,一旦灶火不夠旺,屋子裡就非常的陰冷。

家裡有一個哥哥,一個弟弟,我排行老二,是個女孩。

從我懂事起,我就發覺父母好像並不喜歡我這個女兒。剛開始家裡窮,吃白麵都是一種奢侈的享受,每天都是玉米麵窩窩頭、土豆和雜糧面做的麵條等。

弟弟年紀小,吃幾次雜糧就鬧騰著不肯吃飯,父親總會想法拿地裡的農產品去鎮子上換些錢,然後買些白麵回來,蒸了白麵饅頭或者煮了白麵旗子給他吃。

有次我也厭煩了總是吃窩窩頭,也鬧了些情緒,想效仿弟弟讓父親買些白麵給我也蒸個白麵饅頭吃,不想沒吃著白麵饅頭,卻吃了父親的一頓打,並且被禁食了一天。

這我才直到,有些事情弟弟可以做,而我卻不能。

快要上小學的時候,我還總是穿哥哥穿過的衣服,媽媽會把爛的地方補一下,或者改一下,然後拿來給我穿。那時候不覺得難為情,以為天下所有的孩子或許都是這樣的。

過年是年少時最快樂的時候,因為有好吃的好喝的,還有新衣服。哥哥和弟弟的衣服,媽媽在趕集的時候會給他們買,而我過年的“新衣服”是城裡阿姨家表姐穿剩的。

媽媽每次去阿姨家,回來時總會帶幾件表姐穿過的舊衣服,破了的就補補平時穿,好一些的就留著讓我過年穿。

後來父親不再留在村子裡種地,跟著村裡人外出打工,家裡的日子開始好起來。但他每次回家都會給哥哥和弟弟帶禮物,而從沒有給我帶過一次禮物。

每次回家,我問他要禮物,他都說自己不會買女人的東西,等以後讓我媽給我買。

我媽也從來沒給我買過。

磕磕絆絆,厚著臉皮讀到了初中畢業,這期間的差別待遇就不說了。

那會初中升高中是要經歷中考的,達不到分數線縣高中是不會錄取的。

哥哥頭年沒考上,父親花了些錢讓他讀了補習班,第二年又跟我一起參加了中考,可惜他還是幾分之差落榜了,而我超過了縣高中分數線二十多分。

哥哥不願意在讀了,想去外邊的世界闖蕩,父母都不同意,又花了些錢強逼著他去補了習,這次他跟弟弟成了一屆。

我們兄妹仨都只差一歲,生完最小的弟弟,母親就被村裡動員去做了結紮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
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

点击关闭提示
歡享網WeChat服務號 歡享網Line服務號